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玄夕

瑰意琦行 花好月圆 其神若何 月射寒江

 
 
 

日志

 
 

阳光照亮蝴蝶的双翼  

2007-04-01 10:19:50|  分类: 七月是女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要我灌溉

 我就灌溉

要我等待

我就等待

属于我的梦

已经种在心中

等它成熟

到了正确的时候

在相遇的路口

请认出我

 

  公元2002年的8月,我坐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心情,许久以来那个看似无比渺茫迷离的梦想现在正在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靠近我。两天以前北京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城市,可是就在火车上,我看着铁轨在延伸,我看见广袤的戈壁在渐渐地消失不见。下车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我的北京,我终于来了。

  我在我所爱的北京照了一卷相片,妈妈把底片带了回家,等我收到那封沉甸甸的信,里面有十张相同的,是我在我的大学的南门照的,我被自己灿烂的笑容震惊,我的喜悦由内而外地进发,感染了整个世界。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那一刻我是一个拥有如此漂亮笑容的女孩子。

  直到我的大一生活结束之后,我才发现其实被这张幸福笑颜遮住的岁月无法概括,在我回忆的时候只剩下无尽的怅然。我在这一年里疯狂地给家里写信,总是写到深夜还不能搁笔。尽管几乎从来也没有收到家里的回信,我还是把我所有的感情色彩都张扬地涂在其中,夸张地让人担心。我那全校倒数第一的入学成绩和大学老师飞速的讲课进度夹杂着时间的流逝把我的平衡剥落,复杂的人情世故又让我难以胜任,我对每一个日出诚惶诚恐。转眼曾经明媚的笑容就被懦弱的眼泪代替。

  十一月我过生日的时候还没有飘雪,这是一种我不习惯的节日气氛。没有家人在身边,我被思念威胁。我和我的室友们围坐在火锅旁边庆祝我终于成年,我们的欢声笑语随着蒸气升腾,可是我却感到疲惫,回到寝室我便倦倦地睡去,连日记都没有写。北京的冬天虽然少雪,可是却是彻骨的寒冷,一刻也不肯停息的风窃走我的体温。十二月是期末考试之前最后的时间,我和自己豁了命。我每天早晨六点半起来跑操,然后冲一杯苦极的速溶咖啡,一冲就是两袋,在上午满满当当的课程结束之后随便吃一点饭就跑到自习室里去复习,瞌睡的时候就枕着自己的胳膊趴在桌上睡,这样的睡姿最为保险,因为过不了半小时就会双臂麻木到痛,于是就会醒来,甩甩我僵硬的身体继续学习,晚上的挑灯夜战是无法避免的,我对自己的愚钝感到遗憾,所以在遗憾的同时也只有这般多花些时间来补习,直到弄懂为止。有一晚我做完高数题抬头看见有些泛白的天空,发了一条短信给妈妈,告诉她北京是四点多就天亮了,光秃秃的树枝上连一只乌鸦都没有。临近考试的一天我到教室熬夜,看着我的线数书,眼睛越来越模糊,后来发起烧来,一发而不可收拾,在被送去医院的路上我的眼泪一直在流,脑子里只有一句“我快要病死了”来来回回打转。我真的很笨很笨,所以才要这样极端的学习来保证不挂科。考试完结后我睡了一整天,就像被睡魔缠了身。假期里我的病又一次发作,温度在我的呻吟里涨到40℃,我的手和脚都剧烈的抽搐,我对站在我病床前的妈妈说,一定要保住我的双手,因为我是电子信息工程系的学生,没有双手我就再也无法编程序无法绘电路图无法继续学业了,就要离开我的北京了,还有还有,最重要的,我还没有写我要写的文章,我不能让自己一生的梦就这么碎了。

  “非典”开始的时候学校收发室的黑板用蝇头小字写得密密麻麻,每隔几天我就会收到家里寄来的包裹,从口罩药品到衣服鞋袜,每一份包裹都要经过十四天的颠簸,我就是靠着这些“安心”逃过病毒侵染,安心地学习,安心地继续在考试前夕刻苦到一塌糊涂。我依旧给家里写很多很长的信,我在信里有些绝望的说,我再也没有写过日记,我把所有的精力全部都用来耗在了电路物理c语言上,在我想写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再也提不起笔了。真的不知道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再看一眼文学书,有多久没有再想起来写一点点文字了,我在被我的梦疏远和淡忘,我只是固执地说着我没有背弃,却一点也无力改变事实。我忧郁地无法自拔,一展开信纸就落泪,就算写再多的信也找寻不到出路。我的头发在这个有非典的夏天留的很长很长,一如我疯长的迷惘。我在我全然不喜欢也不擅长的科目里学得就要溺水身亡,机械地用尽所有的方法自救,紧张地残喘一息。大一的生活混乱且不堪回首,它的颓废气息还悄悄隐藏了尾巴,在新的学期开始的时候出来捣乱,我全然就像生活在阴暗角落石阶缝隙上的苔藓,没有价值也没有意义。直到一堂英语课上老师讲到成功的因素那篇文章的时候,讲了一段他家的故事,他说他有五个兄弟,大哥从小就很喜欢唱戏,一心想好好去学艺,可是家里不允许,他还因为一次从家里逃出去拜师被抓了回来差点被打到腿断,从此万念俱灰再也没有出息,现在生活窘迫还很压抑,他的二哥想从商也遭到家里坚决的反对,也经历了和他大哥几乎同样的命运,可他最终还是不顾一切地下了海,现在拥有很大的一间公司。老师说人要为理想执著一些,无论怎么样都不要妥协,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后悔。我就在课堂上看着老师,眼泪流下来。

  我喜欢,站在一片山崖上,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一幅一幅奢侈明亮的青春,泪流满面。郭敬明如是说。

  北京特有的狂风在楼与楼之间巨响,我总是在这样的时候有一点心碎。每到这样的夜,我就又点燃我的孤独,任凭它烧得毕毕剥剥,我用这光亮写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CD唱机里一个寂寞的外国女子在唱,很沉稳的奔放,越听越绝望。她的发色是栗色,有点轻浮的颜色,缥缥缈缈,在转头的瞬间。长发卷成好看的大波浪,放眼望去,全是凌乱的和谐的曲线,有一些反叛。眼瞳却黑到极致,所有的忧郁被一吸而光,彻彻底底得无法释放。也许,我想。后来我写了一封信给家里,提到鸿鹄鲲鹏,又打了一通电话,小心翼翼地寻求家里的支持,在网上留言给我的一个真正可以谈理想和志向的好朋友寻求帮助,还发了许多邮件把我写的文章递送给许多的杂志社,最后跑到天台上大哭一场,哭到眼泪再也滴不出来。

  那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打开邮箱,而结果总是看见新邮件一栏上相熟的“O”。那些残酷的瞬间,我有一点窒息。原来希望真的是一件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事,我笑。牵挂才是更加愚蠢,牵挂就是牵一根线从自己的心挂到所注视的人和事物上去,无论那人和事物将走向何方,撕裂的终将是自己的心。无法停止无疑是最糟糕的事,无论是针对继续期许那希望,还是别无选择地一味牵挂。若是二者皆已具备,那么喝一罐可乐吧,给自己的快乐一点暗示。固执有时并不一定是坏事,也许它会附赠给你一份豁达。

  一边豁达一边心碎。就像十七岁阳光四溢的你一个人站在熙熙攘攘的北京街头,拿着北京大学的通知书向人问路,一个哑巴用黑色的水笔在你的掌心里写下“海淀路”,你笑着道谢道谢。突然你觉得双臂麻木,于是醒来,看见自己枕着胳膊睡在了书桌前。有一丝怅然,随即又安慰说那只是一场梦一场梦,那么虚无那么虚无。然后闭灯拉开被子钻进去准备睡去。忽然间又想起那个指路的哑巴,旋即摊开自己的掌心,却看见黑色水笔写着的“海淀路”三个字赫然出现,在皎洁的月光下,格外清晰。于是心碎尽然。

  无助是一件无辜又委屈的事情,还是一件没有对策也没有下文的事情,也许只是一个莫比乌斯手中的怪圈,我有些参不透。没关系,就让我等到放假,然后只身去北京图书大厦,面对那一柜一柜的书籍,以及匍匐在我脚下的奢侈明亮的青春,泪流满面。

  第三学期刚结束,我便迫不及待的跳上火车,听铁轨和车轮碰撞了48个小时,回到我远在新疆的家,我像一个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在火车站见到妈妈的时候眼泪卷天席地。我知道自己在哭什么,我忍了许久的遗憾和忧伤,终于爆发出来。我的青春里已经留下那么多的空白,填也填不满。这残缺的青春,没心没肺地对我笑,笑得我毛骨悚然。这些空洞在空中游弋,太阳光透过它在我身上灼了斑,我好痛。史铁生先生在《人生的三大私事》一文中写道:“我时刻感到,梦想是人生惟一乐观的依仗,尽管你也可以说这里面藏着无可奈何的因素。但是若问:梦想终会把我们送去何处?这就显得有点智力迟钝,他即无终点,当然是把我们送去对梦想的梦想,送去对梦想的爱戴与跟随。”我似乎在匆忙赶路的过程中把梦想背在了背后,它就这样静静地被我淡漠。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能知晓,它在悄悄地起着变化,在路途的风吹雨打中,它渐渐腐败,边角破损,裂口处长出了霉菌,蜘蛛网挂得很招摇。等我蓦地想起它而赶忙卸下来看的时候,它已面目全非。我浑浊的泪洗不净时间刻在我掌心的罪。

  大二那年的五一假期,我一个人去电视塔,一个人去海洋馆,一个人去地铁终点,照了很多笑容寂寞的相片。岁月在我的身上画年轮,我能感受得到。我看着相册里才一年多时间就已经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很是心疼。也许这疼痛使我清醒。有一首歌里这样唱道:如果每天只是颓废买醉,何不将我的青春就此化成灰。它在我的头上敲响了一记钟,我必须跟暗自难过的生活做个了断。我开始认真的对待每一堂课,尽管它们是我从来都不擅长的电路物理以及数学,每天在学完我繁重的课业以后,再看些自己喜欢的书籍之后才安然入睡,很忙碌也很充实。我决定考研。虽然我曾经走错了一步路,带来了很多困扰,但是我还要继续我对梦想的追随,只有走上我喜欢的路,才能让我的青春飞扬。

  转眼已经大三,我又照了很多笑容平和的相片,寄回家里,安抚妈妈的心,也安抚自己的心。我去新东方报了学习班,每周六和周日都要上6个小时的课,我坐在公车上兀自睡去,然后在下车前一站醒来。课堂上我惟一饮用的就是咖啡,我要用它来和睡魔做斗争。新东方的老师的确是非常优秀,他们的才思恣意地喷发着,我用尽力气去捕捉。记得第一堂课上老师说,一个人的根本责任,就是成为你自己的责任。那些老师为什么会如此成功,这一句话给了我最好的解释。有目标的生活才有滋有味,我又找回开朗的自己。紧张的生活内容也许看起来很单一,但是却很开心。很多时候我在想,究竟是什么决定着生活的轨迹,是机遇还是经历,直到我混乱不堪的大一大二生活都逝去的时候,我才辛苦地找到答案——是心。一切皆取决于心,只要心中想要达到,就能通过努力去实现。虽然这看起来再浅显不过的道理,要真正领会起来却很难。眼泪是一种瘾,不能够沾染上,不然就会中了它的圈套,而曾经的我就为这个圈套付出了太大的代价。把我从这个圈套里解救出来的就是这“一切皆取决于心”。马上就要面临毕业,考研的日子也进入倒计时,将来的岁月将更苦,我想我不会畏惧,我会对自己微笑,我会用心地收割自己。

  我用我手中的梭飞快地织,把曾经的空洞统统补好。这段生活给了我自信和成就感,在多年以后,我将不再会对我的往昔默默叹息。

  终于终于许久以来的阴郁都损失殆尽。苔藓死去了,却有蝴蝶飞过。阳光照亮它单薄的双翼,我看见。

  虽然偶尔会孤单   

虽然等候太漫长                        

  虽然青春太短暂

  但是只要眺望    

再坚定信仰

  翅膀飞翔

  延伸阳光

  某个远方

  一定有座美丽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